日常吹西北一枝花

我永远喜欢皮皮.jpg
只是个基本什么都不会的小透明/
土拔鼠大队成员/
整天就知道转发赞美太太/
谢谢fo我的小可爱´・ᴗ・`

去不了,帮扩(´;︵;`)

醉里梦生。:

大家好这里是一本priest中心无料的宣!!!!!!!!!!!!!!我来代主催发!!!!非常抱歉的占了好多tag(....)

参的是2018 0804成都CD22!!!如果来了可以来领领!!

文画详情请大家后翻,参本的画师写手有一些不知道lofid不能一一at,总之大家都很棒....我非常拖后腿了()

(最后一个logo特别可爱)

最后请大家帮忙扩散一下((!!)

这图看着太难过了´;︵;`

(顺便推荐一下这个适合英语课外学习的微信公众号,扫二维码就行)

又到一年高考时,不知道脑子里循环着这句radwimps的歌。

どちがいい?

面对争端,除了当事人,我们谁都无法接近真相吧。
突然发现自己有时候很容易被措辞、语气之类的带着走,明明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唉,半夜胡乱感慨。

安利这首歌!!蚊香的声音好干净好舒服好好听啊啊疯狂赞美陷入单曲循环

啊真甜!!

丞一刨:

噫嘻嘻一个小脑洞衍生的小条漫,对话斟酌了很久希望没有OOC的感觉~OTZ【背人的姿势有参考】

哈哈这个这个脑洞超可爱

丞一刨:

微博有人说费渡不需要刷淘宝
所以说为啥有钱就不刷淘宝呢!
他以前那乱七八糟的纹身贴我就觉得可能是淘宝买的呢!他还喜欢给骆闻舟照片加滤镜秀恩爱!夺么可爱的小年轻啊!!!!【你他妈住嘴

呜呜呜

桥半舫:

“ ‘义父尊前:自别后,偌大京城,远近无亲,唯有片甲相伴,聊以慰藉……

我身边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你的一片肩甲。侯府梅花快开败了,希望你临走的时候看见了那花,否则它的心意就白费了,又是一年徒劳。纵使以后年年花开,也不是这一朵了吧。

西北军务繁忙,我是不是不能经常写信打扰?你肯定忙得很,一点也不想我……但我就不一样了。

京城太寂寞了,除了你,我没有别人可以思念了。’

…他亲手把北疆的秘密埋在了这里,连同自己那一副脱下的骨。从此方才算是去了少年轻狂气,他长大成人、刀枪不入了。”

呜呜呜长庚是子熹的一味药啊。😭
以及,小天使们521快乐!🌟

动心之前和动心之后

hhhh

大薯大:

——魏谦




动心之前




『然而他心里还没可怜完,魏之远又侧过头来,诚恳地问他:“那我能亲你一下吗?不亲嘴,给我脸或者额头就行。”




魏谦忍无可忍地抬起头逼视着他。


魏之远仍然不知见好就收,还比划了一个手势:“就一下。”




“……一下你妈/逼。”感觉自己的不多的同情心就这样被浪费了,人五人六的魏董忍不住爆了粗。』




动心之后




『魏之远就搂着他的腰,把疲惫的脸埋在他怀里:“那我的奖励呢?”




“奖励?”魏谦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端庄得就像正在进行商务谈判,然后他一本正经地低头问,“你要什么样的奖励?穿着衣服的奖励还是脱了衣服的奖励?”』






——程潜




动心之前




『程潜将木屑收拾干净,不慌不忙地道:“我们有什么值得让人惦记的?掌门师兄的美色么?你们少自作多情一点吧。”』




动心之后




『程潜:“你要是愿意试试色/诱,说不定有点作用。”』




『然后他不知怎么想的,在自己一身鸡皮疙瘩中回头补充了一句:“……美人。”』






——顾昀




动心之前




『“无时无刻都想,做梦都想,现在特别想……还想一些其他的事,说出来怕脏了义父的耳朵,不便提起。”长庚闭上眼睛,不再看顾昀,自顾自地比划道,“要不是弥足深陷,怎么配算是走火入魔?”




顾昀噎了良久,干巴巴地说道:“……你还是跟和尚多念念经吧。”』




动心之后




『顾昀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不耐烦地将胳膊上的绢布甩落,懒散地靠在柔软的锦被堆里,指尖划过长庚的衣襟:“当年在温泉别院的时候,你说你肖想过我……怎么想的?”




长庚:“……”


“不是挺会说话的么?”顾昀低笑道,“说来听听。”』




『“不怕,”顾昀哄道,“我疼疼你。”』






——徐西临




动心之前




『“你变态吗”四个字抵达了徐西临的舌尖,差一点吐出来,可是千钧一发间,他对上了窦寻惶然倔强、又高傲又慌张的眼神,徐西临险险地咬断了伤人的话,血流到了嘴里,他气急败坏地拂袖而去。』




动心之后




『徐西临为了维持形象,没有声张,偷偷把扭了的手腕背到身后活动,弯下腰用好的那只手端起窦寻的下巴,压低声音说:“我不吃巧克力,吃你行吗?”』






——骆闻舟




动心之前




『骆闻舟居高临下地抽回手,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误会了,我不打算亲你,刚才那个眼神只是有点想揍你,下次看见记得躲远一点。”』




『他的目光扫过费渡吊着石膏的手,露出一点惨不忍睹之色,“啧,宝贝儿,我也是有些年没见过敢于像你一样大言不惭的货色了,就你这小样儿,想泡我?你还是先多泡泡牛奶补点钙吧,费总!”』




动心之后




『“那我……”骆闻舟有些不知所措,随即,目光落在费渡毫无血色的嘴唇上,他脱口而出了一句,“我亲你一下总行吧?”』




『他顿了顿,又说,“这回我违规不止一条,要是还抓不着人,恐怕就不是一两篇检查能混过去的了,到时候真干不下去,弄不好要靠卖身为生,大爷,你看我这姿色还行吗?”』






——费渡




动心之前




『他盯着费渡发呆的时间太长,费渡忍不住嘴欠恶心了他一下,目光不怀好意地从骆闻舟的鼻梁和嘴唇上扫过,费渡压低声音说:“骆队,麻烦你一把年纪就别装纯了,你不知道长时间盯着人对视这种行为,通常是在索吻吗?”』




动心之后




『费渡当然感觉得到,乘胜追击地顺着他的后脊一节一节地往下按:“我想要你。”』




『费渡的目光扫过骆闻舟家居服宽大的领口,欣赏了一下轮廓分明的锁骨和肌肉,一直探进里面,舔了舔嘴角:“特殊服务也可以啊美人。”』






——林静恒




动心之前




『陆必行笑眯眯地问:“难道是想让我以身相许?”


林静恒冷静地回答:“滚。”』




动心之后




『林静恒略微一弯腰,凑到他面前:“我可以吗?”』




『林静恒屈指在他鼻梁上弹了一下,伸手按下紧急医药箱按钮,一个隐藏的抽屉缓缓打开,全套的消炎、阵痛药没拆包装,全新地躺在药盒里:“我说你来吧,想要我吗?”』



我吹爆729好吗!!!天老师演绎的乌尔骨发作真的太太太太太棒了啊啊啊啊啊!!!阿老师读家书温柔得我昏古七呜呜呜呜呜呜呜一本满足的每周四又开始了,还能持续快半年
就是有点可惜皮皮不更皇粮了(´;︵;`)